《DotA2》原创英雄编年史 炼金术士本纪下部

鲁斯转头看了看,确认拉泽尔黑酿的睡眠舒适之后,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鲁斯开始打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放松了警惕。有拉泽尔黑酿配置的药剂洒在周围,他不用担心一些毒虫的袭击,他要处理的,只是一些在夜间活动的捕食者罢了。当然前提是,有捕食者敢对一只食人魔出手……

熟睡的嘴角挂着口水的黑泽尔黑酿,想必是梦见了金子了,沉浸在梦中不肯醒来。

而打着盹替拉泽尔黑酿遮着光的鲁斯,灵敏的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于是他停下自己那颗不断上下摇晃的巨大的头颅。

 

牛游戏网

 

地面上厚厚的枯叶层呻吟着,被碾碎了破败的身躯。

双眼散发着凶光的夜间生物,呜咽着夹起了尾巴,开始疯狂逃窜。

调皮跳动着挤进森林的光芒,再也不敢放肆,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留下一片黑暗。

是傲慢的行进步伐踩碎了枯叶。

是沉重的盔甲碰击吓跑了野兽。

是残忍的威严脸庞惊住了光芒。

如同国王巡视,行走在夜的森林里。

鲁斯的脸开始凝重,未知的强大的生物正在朝着这边走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转头,看着拉泽尔黑酿沉沉熟睡,嘴角的口水越流越长……

鲁斯的脸上有不怎么好看的笑容出现,然后抽刀,走向未知的黑暗。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梦见了什么可以这么开心,但是你只要继续就好了。

因为不愿打扰你甜蜜的梦,所以选择独自去面对,哪怕是死亡!

 

牛游戏网

 

拉泽尔黑酿真希望永远沉浸在这么梦中不愿醒来。梦中的他,接受着族人的群簇欢呼。最高的赞赏和荣誉加在他的头上,最美的姑娘们围在他的身边大献殷勤,族内曾经对他的炼金术研究不屑一顾的族人们,在目睹了拉泽尔的炼金术把一整座石山变成了金山后,目瞪口呆。拉泽尔黑酿十分享受这一切的一切,但他感觉少了点什么。

他想了一会,然后环顾四周,发现了那个熟悉的壮大宽厚的背影。

“鲁斯,鲁斯,你看,我成功了!!!我,拉泽尔黑酿,成功了!!”他挥舞着手臂,向着那边呼喝道。

缓缓转身。

食人魔的脸上,充满了血污和伤痕。

“鲁斯?”

“鲁斯!”

拉泽尔黑酿惊醒,梦的最后鲁斯那张充满了血污和伤痕的脸让他心有余悸。不过幸好是梦。

不过拉泽尔黑酿也有点不舍,毕竟那个梦也是有让他迷恋的地方的。

“鲁斯!”

没有回应

“鲁斯!!”这次的语气带着点懊恼。

还是没有回应

于是拉泽尔黑酿起身,望向食人魔一般呆着的地方。

那里,哪里还有食人魔的身影。

“鲁斯?”拉泽尔黑酿开始惊慌,语气中带着颤抖。回答他的只有夜,寂静的夜。

蒙哥可汗行走的方向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但是他丝毫不在意,甚至没有正眼瞧过挡在他面前的不速之客。尽管在对方手中的是两把闪着噬血寒光的夸张砍刀,即使对方高大的身躯上还套着有着强悍防御力的装甲,就算对方是一个有着一定智慧和战斗经验的食人魔,蒙哥可汗还是没有拿正眼瞧他,也不停下脚步,继续前进着,仿佛前方挡着的只是一只蝼蚁而已。

没有什么,能阻挡蒙哥可汗的脚步。

战场上是这样,哪里都是这样。

夜的森林,巡视者与阻拦者。

周围的树上似乎有鬼影闪现,还是树的枝杈在恐惧地摇摆……

鲁斯握着双刀的手有点颤抖,尽管他已经极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恐惧。但是,眼前这个向他走来却从没有正眼瞧过他的对手,给他的压迫几乎快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的心里丝毫不敢产生被轻视的愤怒。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男性高地人,确实有那种资本和实力!

“只要挡住几分钟,就可以了!到时候拉泽尔听到这里的动静,应该会跑远吧……绝对不能让这个高地人碰到拉泽尔,绝对不能……”

鲁斯再也承受不住对方气势上的压迫,再这样下去恐怕对方走到自己面前,自己都没有任何勇气反抗了吧。

于是鲁斯决定先出手。

巨大的身躯开始移动,奔跑,发出的巨大声响惊了整片森林的梦。

枯叶和地上的杂物被鲁斯巨大的脚掌所携的脚风震的四处翻飞。

加速后的鲁斯的巨大的身躯,带着恐怖的冲击力和威势冲向了蒙哥可汗。然后,手里的两柄砍刀从两个方向,斜斜地由上至下地向着蒙哥可汗砍去,封死了对方任何闪躲的可能。

 


牛游戏网

 

“你将为你的骄傲付出代价!”鲁斯不笨,他是一个懂得如何战斗的食人魔。他把加速后身体的冲击力全数灌注到了自己的两把刀上。

这一击,鲁斯赌上食人魔最骄傲的力量,逼得对面必须要和他硬碰硬!

“成功了,赌对方的傲慢给会我加速的时间。那么,这一击,绝对让你躺下!”鲁斯心中有点高兴。

蒙哥可汗一直微低的头,在面对这一击的时候,终于抬起了一些。

鲁斯看到了对方嘴角饶有深意的笑容。

拉泽尔黑酿在四周找了一会,他不敢再往远处找,但是可以确认了鲁斯已经不在周围。他的心里开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鲁斯,你到底在哪里?”

“难道你背叛了我,就这样离我而去了么?”

“不,不可能……”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声响从深林某处传来。拉泽尔黑酿开始惊慌起来,在这危险的密林深处,要是没有鲁斯在旁边保护他,他根本不可能存活下去!

“可恶,鲁斯你究竟跑哪里去了啊!”

 

牛游戏网

 

拉泽尔黑酿咒骂着,却不敢乱走动。现在这个地方,还有食人魔鲁斯留下的气息,一般的生物是不敢靠近的,算的上是一处安全之地。他决定在这里再等等,说不定鲁斯马上就回来了,他这样安慰自己道。

巨大的声响之后不久,又传来了金铁交击之声。

然后是某种生物的痛苦的吼声!

“鲁…鲁斯?”拉泽尔黑酿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只不过这次是鲁斯痛苦的嚎叫。

拉泽尔黑酿心中产生了极大的恐惧,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鲁斯的惨叫连绵不断,仿佛是一种提示,提示着黑泽尔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

而拉泽尔黑酿确实也是这么做的。鲁斯的一阵阵惨叫折磨着他的神经,激起了他心中的恐惧。起初他还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几步,但是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向着声音传来的反方向急速奔跑而去……

基恩一族,一直依靠外物来获得强大的战斗力。在他们眼里,战斗机械什么的,这是他们的工具罢了……

鲁斯巨大的身躯倒在地上,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

但是鲁斯的脸上有着笑容。

“刚才的声音,拉泽尔应该听到了吧……以他的性格和智慧,应该会选择逃跑的……只是,不能和你一起去找炼金术的材料了,不能亲眼见证你的成功了……但是,鲁斯很高兴……”

蒙哥可汗看着被踩在脚下的鲁斯,发现他的脸上竟然是某种高兴的神色而不是求饶或者恐惧,越来越觉得这个食人魔有意思。无论是先前的充满暴力和战斗经验的一击,还是现在这种奇怪的表情,都很有意思。

 


牛游戏网

 

蒙哥可汗觉得很有意思,所以他拿起举起斧头准备砍下这个食人魔的头。

看起来黝黑的树木们见证着这一次暴行,或许还有些什么其他的东西。

鲁斯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的的是拉泽尔和他在牢笼里初遇时的情景。

那个求饶着叫自己不要吃他的拉泽尔。

那个提起炼金术就滔滔不绝的拉泽尔。

那个盛情邀请自己成为伙伴的拉泽尔。

那么,别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扔了过来……

蒙哥可汗仍然进行着他的动作,丝毫不在意。鲁斯的双刀都伤不了他分毫,更别说这种小孩子家家般的被扔过来的东西了。

而就在蒙哥可汗被以可笑的力度扔过来的瓶子一样的东西击中的那一瞬间,他后悔了!也暴怒了!

那被扔过来的东西,是一个里面装满了不稳定化合物的瓶子!

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强行停止了蒙哥可汗的动作,并把他震开了一段距离。

本来等死的鲁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紧紧抓住了这一线生机,拖着重伤的身躯想要逃跑,虽然他也知道成功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

缓缓地移动……

爆炸产生的尘埃落定。鲁斯绝望地看着几乎没怎么受伤却处于暴怒的对手,心中最后的希望也落空了……

 

牛游戏网

 

“喂,鲁斯,愣着干什么,快让我上去!”

什么东西跳起来给了他膝盖一拳。(我才没有黑什么武艺呢……)

鲁斯听着,忽然就笑了,然后就哭了。

拖着疲惫的身躯,尽量保持背部的平缓,他都不用看,提着某个基恩的衣领,放到了背上的座位之上。

“我说过多少次了,要托我上来!!托!!!”在意上来方式的基恩。

“嗯,鲁斯记住了,下次,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会的”怎么看都像是骗人的回答……

“那么……可以并肩战斗么?”拉泽尔黑酿一边胡乱塞了什么东西到了鲁斯的嘴巴里,一边问道。

“嗯……一直到死!!”鲁斯嘴里嚼着奇怪的东西,虽然回答地含糊不清,但是震撼人心。

 


牛游戏网

 

沉醉药剂的魔幻,斐然瞬间的华美。

欣然于变换的不同,梦一样的色彩。

是家族能力的继承,还是自身无尽的欲望。

术士并不孤单,他有食人魔相伴。

跨骑人魔肩头,世界便是手中玩物。

你坚实的臂膀借我力量,与你是我三生的华发。

化学是王的盛宴,是我的天堂。

大地在颤抖,空气在浑浊。

术士提炼药剂,食人魔挥舞双刀。

别说那万古春秋,在我眼中,金钱与狂暴才是活着的依靠。

酸雾,让巨石归为尘土,化肉体沦为残躯。

奥妙的配方,天才的自傲。

药剂已在沸腾。

愚蠢的人们浑然不知,无情的囚禁,才知术士的威武。

金币制造或许是你的痴往,在我这只是娱乐的噱头。

清脆的碰撞。施舍的乐趣。

金钱换时间,随便了繁华的追崇。

暴力的瞬发,恶魔的唤起。

当黄色被紫色侵染,恰卑微用无畏代替。

双刀不再躲闪,身段不再佝偻。

力量的倍增让你无法直视,腥红的双眼让你恐惧逃窜。

叫喊吧,逃命吧,消失吧。

青筋蓬起之时,乃你丧命之日。

“来把,愚蠢的高地人,第二回合,开始了……”拉泽尔黑酿微笑。

蒙哥可汗嘴角笑意更浓,只是那笑怎么都有一种残忍的意味,他不介意自己的斧子下再多一条地老鼠的小命。

“我说,尊敬的勇士们,你们能不能先照顾一下一名在深林里迷路的淑女呢?”突兀的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

魅惑,性感的声音。

原本空无一物的某处枝头,妖娆的身影瞬间闪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